当前位置:荤裸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

第七章:梨花落桃花起

墨离大弟子文懿看着墨离神色焦急抱着千落从天而下,就向自己寝殿疏桐苑走去,文懿见状便知出事了,就随即跟去,墨离轻轻地将千落放在自己的床榻上,为千落盖上被子,便转身对文懿道:“快去丹房,把聚灵丹拿来。”

文懿看了一眼床上面色惨白的千落便对墨离拱手答道:“是,师父。”然后就快步离去。

墨离看着文懿离去,便在千落躺着的床榻边坐了下来,替千落捏了捏被角,又理了理搭落在千落脸上凌乱的头发,静静地看着千落毫无血色的脸颊。

霎时文懿拿着聚灵丹回到疏桐苑一边递给墨离丹药一边道:“师父,发生什么事了?君主为何伤的如此严重?”

墨离接过文懿手上的聚灵丹边给千落服药边答道:“此事日后再说,你现在先替我护法。”

文懿惊讶道:“护法?师父你是想渡修为给君主?”

墨离不说话就只静静的看着文懿,文懿见墨离没有说话便知自己多嘴了,就有些懊悔自己刚才说的话。

墨离看着懊悔的文懿便对他说:“开始吧”说着便站在千落床边开始施展术法,将自己五万年的修为渡给千落。

文懿在旁边一边帮衬着墨离一边想到:“师父与千落君主交情何时变得如此交好?但却又不敢多问。”

墨离看着千落有些血色的脸颊,就放松自己刚才一直拧着的眉头,恢复以往的神情,抬头对站着的文懿说道:“君主受伤的事先不要对任何人讲,刚才的事也不要讲。”

文懿看着床上千落道:“师父,那君主呢?”

墨离紧紧地盯着文懿说:“你说呢?”

文懿向墨离拱手行礼道:“是。”然后墨离就摆摆手让文懿退下。

墨离有些心疼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昏迷的千落,便觉得此时千落比平时的她还要美上三分就微笑着自语道:“你曾说过会找一个令我满意的新娘赔给我,看来你不用再费心了。”

梓晨宫内若华正闭目养神突然听见雷声作响,便睁开俊眼向传来声响的地方看去,若华看着东边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便自语道:“东边”随之便继续闭目养神。但随即若华又猛地睁开双眼站身起来盯着东边自语道:“东边,东边,青要山。”顿时若华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随即身形一闪就消失了

青要山恢复了以往毫无生机的面貌,四处荒凉。若华看着眼前一叠焦土状态宁静的青要山,反佛这里根本不是刚才乌云密集,电闪雷鸣之地。若华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怎会如此平静,难道?”若华像是想到了什么,便着急施展术法向瑶碧池飞去。

朝歌正在瑶碧池内悠闲的喂着碧池内的红鲤鱼,见若华急冲冲赶来,先是一惊,瞬即便恢复平静,刚准备向若华行礼,若华便有些焦急的问道:“丑丑呢?”

朝歌惊讶着看着若华道:“刚才姥姥见东方电闪雷鸣,什么都没说就奔了过去,现在姥姥还没有回来呢。”

若华心道:“果真出事了,既然迦难梨被重新封印了,丑丑肯定也受伤了,可她没回这里,她会去哪里呢?”

朝歌神情怪怪的看着沉思的若华想“若华帝君,从来不会为了什么事焦虑,今天却这般,难道是姥姥出事了......”朝歌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下去,但现在却又不敢出声问若华。

若华随即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今日千落拿着云锦扇来问自己扇子的用途,难道:“天虞山?”

若华面无表情的对正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朝歌说:“你随我一同去天虞山。”说完便离去

朝歌看着若华离去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若HUAWEI何现在要去天虞山,还让自己也去,但又不敢多问,便答道:“是”然后便加快脚步跟在若华身后。

虞山疏桐天苑中,千落在床榻上翻了个身,用手挡着刺眼的阳光,后慢慢的睁开双眼,见朝歌正趴在床榻边熟睡,便轻轻地坐起身来,可刚一动朝歌便醒了。

朝歌看着千落带着哭腔道:“姥姥,你可算醒了。你要再不醒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千落听朝歌这样说便有些着急道:“什么怎么办?难道魔族出事了?”

朝歌委屈的看着千落说:“什么魔族出事了,我这是当心姥姥你。”

千落朝着朝歌笑了笑,看着朝歌红肿的眼睛,便心疼道:“朝歌,我睡了几天?”

朝歌一边沏茶一边回答道:“三天。”说完便将手里的茶杯递给千落。

千落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自言自语道:“三天?那么重的伤怎么三天便痊愈了?”

“伤?姥姥你受伤了?”朝歌惊讶的问道,可随即又说:“这三天我都在姥姥身边啊,没发现姥姥你受伤了,我还以为姥姥你又要沉睡了呢。”

千落疑惑的看着朝歌心想:“没发现我受伤?难道是他?”随即墨离俊脸浮现在千落脑中。

千落浅浅的笑了笑看着朝歌天真的脸庞道:“这三天你也累了,快回去休息休息。”

朝歌本想再说什么,但随即便被千落轻轻地瞪了一眼,朝歌朝着千落吐了吐舌头,便起身离开了。

千落看着离开的朝歌笑着心想:“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不过这应该不是我教的吧。”

千落看屋外天空明媚,阳光干净,斑驳的树影晃晃在风中晃动,便自语道:“看来今天天气不错,我睡了这几日也该出去透透气了。”说着便起身化为狐狸原形走了出去。

疏桐苑门口正开着一树梨花,梨花树下摆放着石桌石椅,石桌石椅上薄薄的一层梨花花瓣,斑驳的阳光透过梨树落在长满青草的地上,在此十米开外,有一大片碧湖,湖水清透,湖面上开着殷红的荷花,衬托着那弯弯曲曲通往大殿的石板路。清风掠过湖面,湖面顿时波光粼粼。

千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继续往前走,便觉脖子一紧,然后被提了起来,接着便听人喊道:“大师兄,大师兄,你快来看,我抓到了一只狐狸。”

千落看着抓着她的少年,心中笑道:“原来是文澜这个肉墩子。”

文澜看着手里的狐狸道:“你这狐狸长得真怪,九条尾巴尾尖是红色的就算了,为啥头上还长着一朵花呢?”说着便提着狐形的千落放到眼前仔细观看,千落此时在心中有些笑道:“墨离这弟子到是有趣的很。”

文澜盯着千落额头的桃花看了一会瑶瑶头对狐狸道:“哎呀,不管你头上的花了,只要今晚能加餐就好,你说是不是啊怪狐狸?”

千落一听加餐二字,顿时心中一气,便开始挣扎用爪子狠狠地将文澜抓着她脖子的手抓伤,文澜一痛便放开了千落,千落恢复人形冷眼看着文澜。

文澜吃痛看着自己受伤流血的手,抬头寻找狐狸的踪迹,却看着千落正坐在石椅上盯着他。文澜含泪委屈的看着千落道:“姥姥,你看见一只怪狐狸了吗?”

千落见文澜这样心中又气又觉得好笑便点点头道:“看见了”

文澜有些惊喜的说:“她去了哪里呢?”

千落俯身凑近文澜指着自己道:“这不,就在这里。”说完便邪魅的看着文澜。

文澜脸上肌肉抽搐着露出惊愕的神情看着千落。千落见文澜那副表情便开心的笑了起来。但随即又严肃道:“你不是第一个说想吃我人。”

千落看着文澜继续说:“你想不想知道,第一个说想吃我的人的结局呀?”说完便笑眯眯的盯着文澜。

正巧墨离大弟子文懿走了过来,千落见文懿走来便恢复带着一丝傲气的往日神情,文懿走过来恭敬的向千落行了一礼,便转身对文澜道:“十八,你抓得狐狸呢?咦,你怎么受伤了?”

文澜吞了吞口水,看着文懿向他使眼色。文懿顿时会意,尴尬的笑两声对文澜道:“十八,师父现在正在讲习道法,你怎跑这来抓什么狐狸?还不快快随我回去。”

文澜感激的看着文懿回答道:“是”

文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千落正准备说什么,千落就对他摇了摆手。文懿便不再言语,就向千落行礼告退。

文懿便不再言语,就向千落行礼告退。

文澜也准备向千落行礼告退便听见千落对他说:“肉墩子,以后你可得离狐狸远点哟,尤其是额头有朵花的九尾怪狐狸。”

文澜抬头看着笑得邪恶的千落打了一个哆嗦,便跑着离开了。

文澜追上文懿不好意思对文懿道:“大师兄,今天谢谢你了。”

文懿转身无奈的看着文澜道:“当初,我就不该带你一起来天虞山,你自己说说你给我闯了多少祸。”

文澜笑嘻嘻的看着文懿道:“谁让我只有你一个大哥的。”说完朝着文懿做了个鬼脸便跑开了。

文懿无语的看着跑开文澜摇了摇头。

千落懒散的盯着眼前这一树梨花正看得出神,背后却传来“你既惩罚他了,又何必吓他呢?”

千落听着这话语心中微微有些不爽,便转身笑着对墨离道:“哦?墨离上神现在不是在讲习道法吗?怎的在这?”

墨离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千落见墨离没出声微笑着接着说:“你这小弟子呀,小小年纪眼神却有毛病,可惜了。”

墨离平静的看着打趣他的千落道:“十八,是有些顽劣,还请君主勿怪。”

千落看着此时神情平静的墨离心想:“好无趣,”但嘴上却说:“怎会,我都活了那么久了,怎会和一个小孩计较,何况我还欠着墨离上神的人情呢。”

墨离温和的看着浅笑的千落道:“青要山之事就当抵了君主亲自为我挑选新娘的人情吧。”

千落挑着眉眼看着墨离说道:“除了青要山之事,还有我的伤......”

墨离笑了笑道:“君主的伤好的那么快,只不过是服用了聚灵丹的缘故。”

千落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墨离道:“真的是这样吗?”便转身继续欣赏眼前的梨花。

霎时墨离与千落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压抑,墨离本想离开,但却听见千落低声的说:“那也还是要谢谢你。”

墨离走到千落的右手边看着那树梨花道:“这可不像是你会说出的话。”

反佛千落没听见墨离说的话一样继续看着梨花,突然千落转头向墨离笑着问道:“上神也喜爱梨花吗?”

墨离看着眼前笑着灿烂神情带着一丝傲气的千落,心狂跳起来,但神色依然是平静。

墨离看着千落额头的桃花胎记道:“我更喜爱桃花一些。”

千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桃花妖艳,还是梨花顺眼一些。”说完便又继续欣赏起眼前的梨花。

墨离温柔地看了一眼千落便也继续盯着梨花看,但墨离此时的眉眼里全是笑意。

千落听着这话语心中微微有些不爽,便转身笑着对墨离道:“哦?墨离上神现在不是在讲习道法吗?怎的在这?”

文澜也准备向千落行礼告退便听见千落对他说:“肉墩子,以后你可

热门小说推荐:彼岸花开只为你的存在〕〔奈何〕〔雪神归来妖孽相公快接架〕〔闪婚甜宠〕〔胭尘扣〕〔无尽QQ〕〔时幻迷踪〕〔穿越末世之我是女配又如何〕〔为了你我愿与时间为敌〕〔帝尊绝宠天才幻灵师〕〔雪魂离殇〕〔清澈与世界〕〔未来全能高手〕〔赘婿之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在你身边之观察者〕〔快说你爱我〕〔冷长亭〕〔风云南平谋〕〔琼华论〕〔如没有果〕〔傲世之狂神〕〔血之音域〕〔人族阿杰〕〔十七使徒〕〔妄想协奏曲〕〔爱是一棵苍天大树〕〔一品皇妃:我是花痴〕〔七点来临的恐怖〕〔狐狸大姐你扑街呢〕〔凡人求仙之问鼎巅峰〕〔一百人的吃鸡游戏〕〔夏木易燃〕〔新乡学院〕〔起飞了〕〔龙唤〕〔追灵之路〕〔进化游戏时代〕〔末世狂想录〕〔陋鬼〕〔风花雪月天〕〔大梦山海之后羿的回忆〕〔都市源祖〕〔夫君大人你走开〕〔LiveLife〕〔云霄破九天〕〔快意江湖吾主沉浮〕〔废柴重生王爷心尖宠〕〔赛尔号战神传说呑星噬辰〕〔从此脉搏只为你跳动〕〔艾泽拉斯〕〔我本不是仙中人〕〔最后是我就是我最好的结局〕〔相思处〕〔我的法师〕〔千金小姐无千金〕〔盛世宁逸〕〔寒星未离〕〔百事录〕〔无极道帝〕〔我和幸福有约定〕〔陌尽千霜〕〔王赢的修仙之路〕〔她的衬衫〕〔水笑了〕〔织梦间〕〔蛇神祭〕〔不平胸何以平天下〕〔血仇剑恨〕〔我的劫是他的咒〕〔帝府〕〔跑男之娱乐天王〕〔穿越京剧猫之暗的妹妹〕〔后科技时代〕〔苗疆魂〕〔九幽灭神录〕〔重生之家有狼狗〕〔重生之阴阳战神〕〔悟净传〕〔在清明上河图中该如何活命〕〔校花在我旁边〕〔个人独家回忆〕〔最后的晚宴〕〔帝王宠:媚心宠后〕〔冷王追妻天上掉下来个帝尊〕〔云朗枫卿〕〔华夏神医〕〔重生网文之路〕〔傲世天下我独尊〕〔九嶷图〕〔特种亚人〕〔人间寻乐〕〔大佬爱我吗〕〔梦蝶魂〕〔花开花落根未断〕〔寻途传〕〔红与黑的戏谑〕〔花千骨同人之师父是我的〕〔花千骨之锁妖仙境〕〔三世枕上书〕〔愿你长乐〕〔十里桃花同人玄武阙〕〔雪色华尔兹〕〔冥无心〕〔网游之超元世纪〕〔武能之域〕〔是谁收买了我的青春〕〔潜龙归来〕〔新斗龙战士之丧尸末日〕〔那是我在人类社会的生活〕〔鬼事天下〕〔兵神降世〕〔天道无敌系统〕〔人生的路很难走〕〔时间线序章〕〔七情劫之逍遥法外〕〔论仙途〕〔赛尔号之梦魇〕〔冷情女帝战天下〕〔网游之异界剑修〕〔北周武帝
最新入库小说:三世千絮若迷离〕〔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神之迷域〕〔超时代:自由世界〕〔道士爷爷〕〔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白鹿归〕〔白日极夜〕〔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三千纪元〕〔永恒的长城〕〔赛尔号之碧瑶〕〔女巫恋上猫〕〔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嬴政秘史〕〔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废土生存法则〕〔炮哥小钢炮〕〔战神联盟之绝对强者〕〔与心相连〕〔血夜黎明〕〔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穿越之最强幻师〕〔杂牌神算〕〔盗龙陵〕〔网游第二天堂〕〔红颜乱之公主遗恨〕〔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伽蓝何处〕〔娱乐圈之倾世妖娆〕〔暮去待你归〕〔古荒道月〕〔苍茫末世〕〔冰封炽热的世界〕〔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推倒相公〕〔将恶人进行到底〕〔白鹿归〕〔失乐泉〕〔刀塔之小兵逆袭〕〔网游之均衡天地〕〔寻亲旅恋〕〔EXO之为爱起舞〕〔我是太皇太后〕〔戒不掉你的笑与酷〕〔绯色断罪之人〕〔寻亲旅恋〕〔绯色断罪之人〕〔风琴雨夜〕〔契约爱妻〕〔启征途〕〔腹黑总裁我以有约〕〔最好的大家最美的时光〕〔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敲响天际之门〕〔战神联盟之梦幻风雨〕〔伽蓝何处〕〔不要再逃了〕〔有主见的方润〕〔诡镇怪谈〕〔凰绝之今妃昔比〕〔兽皮人的复仇〕〔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凤舞九天必以长情〕〔古荒道月〕〔绯色断罪之人〕〔山海不平隔云天〕〔杀戮之后爱意尚存〕〔传说之下之时间线〕〔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江山如画与君共赏〕〔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古荒道月〕〔星座守护之心〕〔超时代:自由世界〕〔苏苏营救计划〕〔总裁大人太温柔〕〔人鱼公主你别跑〕〔星座守护之心〕〔特工王妃驾到〕〔无忧城〕〔网游之均衡天地〕〔家有妖医〕〔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快穿之boss别黑化〕〔我家总裁画风总是不对〕〔三世千絮若迷离〕〔一种爱叫总裁的霸道〕〔夏娜同人系列〕〔传说之下之时间线〕〔妹妹是假少女〕〔末世兽都〕〔宇宙纵横〕〔妹妹是假少女〕〔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后洛神赋〕〔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邪魅王爷的纨绔王妃〕〔七日记〕〔灵律神界之悲城〕〔重生之末日城市系统〕〔灵律神界之悲城〕〔恋与白起〕〔我是太皇太后〕〔三千纪元〕〔祸国小妖妃〕〔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续〕〔蚁恋〕〔玩命王妃〕〔家有妖医〕〔构世〕〔利刃侠〕〔最强末日系统〕〔末世桐苓〕〔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末日狂帝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bet官网365入口|365平台官方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