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荤裸看书网 > 玄幻仙侠 > 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

第八章:缘起

天空刚露出鱼肚白,东边的第一缕晨光透过薄薄的迷雾照射在天虞山,此时天虞山的一切都被缭绕的仙气所包裹着,把一切都赋予神秘的气息,一群仙鹤啼叫着从天虞山山腰飞过,随着仙鹤的飞过,天虞山的仙气便慢慢地退了下去,露出了山峰原有的面貌。

朝歌端着一盆温水,经过莲池,走到后院中却突然停住了脚步,朝歌端着水疑惑看着眼前这几条相似的石子路,不知道该走那条路,朝歌顿时在心中埋怨起来“这天虞山真是的,干嘛把通往所有内院的路都建造的一样,真是麻烦。”

朝歌就呆呆的站在院子中央左顾右看,突然一树梨花出现在自己眼前,然后笑了一下自语道:“姥姥居住的院落也有这样一树梨花,应该没错了,”然后便那院落的内院走去。

朝歌感觉这院落变得有些不一样,有些疑惑,但还是推开了眼前的房门走了进去。朝歌刚踏进屋内便自顾自的说道:“姥姥,起床了。”说完便向床榻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还没有来得及穿上衣服,赤身裸体,面容姣好的男子正吃惊的看着她,朝歌一声惊叫,忙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朝歌手中的铜盆掉落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响,盆中的水打湿了朝歌的裙角。

男子见朝歌惊叫,便慌乱的套了一件上衣,然后上前去捂住朝歌惊叫的嘴,然后另一只手做出“嘘”的动作。

男子见朝歌平静下来,便放开朝歌说:“你怎能随意闯进别人的房间?”

朝歌定了定神,才发现眼前的男子竟是墨离大弟子文懿,朝歌抬头看着文懿理直气壮道:“这还不是你们天虞山太大了,再说刚才我什么都没看见。”说完便心虚的扭过头。

文懿看着脸色微红的朝歌然后笑着打趣道:“哦,既然这样,那你脸红什么?”

朝歌见文懿这么说,脸更加的红了,然后焦急语无伦次的道:“我真没看见什么,我刚进屋就只是见你没穿衣服而已......”

文懿有些好笑的看着说漏嘴的朝歌“嗯”了一声,朝歌这才发现自己说了漏嘴,然后低头用手轻轻打了自己嘴巴一下,轻声对自己说道:“该死。”

文懿看着此时懊悔的朝歌便开心的笑着道:“你怕什么,我又不需要你对我负责。”

朝歌听文懿这么说便惊讶的看着文懿道:“谁会对你负责啊。”随即脸一红转身便跑开了。文懿看着离开的朝歌,便扬起微笑的嘴角。

朝歌重新端着一盆温水,来到千落的住处,见千落早已起身,正伏在桌案上写这什么,朝歌轻轻地走过去,放下水盆。静静地看着千落,见千落写完信便将手中的帕子递给了千落,千落接过帕子,轻轻地擦了擦脸,然后又将帕子回递给朝歌。

千落见朝歌脸色有些潮红,裙角也有些湿润,便随意的对朝歌问道:“你怎么了?裙角怎么湿了?”

朝歌慌了慌神对正疑惑看着她的千落说道:“没怎么,只是天虞山露水重,来时不小心打湿了裙角。”

千落对着朝歌点了点头,就伸手将桌上的信拿了起来,然后递给了朝歌。朝歌疑惑的接过千落手中的信问道:“姥姥,这是......”

千落严肃的看着朝歌说道:“一会,你亲自去玄股宫将这封信交到东方祭手上。”

朝歌见千落露出少有的严肃便也严肃的向千落欠欠身答道:“是。”

千落放心的看了一眼千落,向朝歌勾了勾手,朝歌向千落俯身侧耳,然后千落对着朝歌低声耳语。

朝歌顿时抬头疑惑的对千落问道:“清依公主......”朝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千落瞪了回去。

然后千落对朝歌摆了摆手道:“别多问,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去吧。”

朝歌自知千落不喜欢让自己参与魔族的事,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但今日却让自己去送信,那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想着朝歌便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千落,见千落现在正平静的的喝茶,就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便拿着信退了下去。

朝歌刚走到门口,就见若华帝君款款的走来,朝歌随即向若华欠欠身行了一礼,若华向她点了点头,就径直走入了室内。

千落正坐在内屋的桌案边上百聊无奈的翻着桌案上的书籍,见若华进来,便对若华欣然一笑道:“我正无聊,你可就来了。”

若华站在千落面前看着千落笑着说道:“怎么,你没出去走走?”

千落笑嘻嘻道:“出去了,不过刚出大门就被人捉了,还准备把我烤了加餐。”千落看着掩面偷笑的若华站起身来摆摆手道:“不说了,不说了,既然你来了,你就陪我出去走走呗,来了这么多天,还没好好逛逛天虞山呢”千落伸了伸懒腰接着对若华道:“听说这天虞山景色还不错,走吧。”说着朝若华挤挤眼。

若华看着此时心情不错的千落,无力的摇了摇头。

千落与若华来到天虞山的后山,千落看着眼前从山顶飞流直下的瀑布,瀑布的水花打落在山崖下的石头上溅起阵阵水雾,山崖的崖壁爬满的青青的藤萝,对面山上,不知名的树木正灿烂的开着紫红色花朵,点缀着对面的山峰,对面山峰的山腰升起一层一层的云雾,阳光照射在雾面上泛起粉红色的光芒,一群白鹭正鸣叫着从山腰飞过。

千落与若华走到一个在山崖上,若华一挥手,山崖上便出现了坐席与桌案,若华坐了下来。千落看着眼前的万丈深渊便转身也坐了下来,然后为自己到了一杯茶对若华道:“这里景色是比瑶碧池好上许多。”然后悠闲的喝了一口茶。

若华点点头,然后也为自己沏了一杯茶,然后很正经的唤了一声:“丑丑”

千落偏过头,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此时面色略微严肃的若华。若华放下茶杯,缓缓地说道:“那天我来天虞山看过你,也用追魂术查看了你的仙灵。”

千落也放下茶杯,盯着远方面无表情的说:“你都知道了。”随即千落转头看着若华没心没肺的笑起来说:“你说如果魔族的首领们知道了我现在只有一半的仙灵,他们会怎么办?”

若华死死地看着眼前笑出眼泪千落,叹了一口气道:“为今之计你只有先留在天虞山,天虞山是六界灵气最旺盛的地方,很适合将养你的仙灵。”

千落有些无可奈何的对若华道:“我也知留在天虞山是最好的选择,可这也要有合适的理由。”

若华见千落这样说,便低头看着眼前自己的茶杯,深沉的说道:“丑丑,其实有一事,我瞒了你。”

千落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的看着若华道:“哦?什么大事,你竟如此神情?”

若华抬头平静的看着千落说道:“云锦扇。”

千落马上拿出随身携带的云锦扇疑惑的对若华问道:“难道此扇真有别的用途?”

若华点了点头对千落悠悠的说道:“其实云锦扇主要的用途是定姻缘,墨离他将此扇赠与你,我想......”

千落看着手中的云锦扇面色有些潮红,自嘲的笑着小声自语道:“这墨离还真有点意思。”

若华看着眼前神色不太对的千落道:“你怎么了?”

千落起身看着若华带着邪恶的笑容说道:“我想,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若华失落的看着千落离开的背影在心中默默的叹气道:“你要算计墨离我不管,只是我不希翼你算计着算计着将自己也算计了进去。”

朝歌拿着信来到玄股宫,左顾右看,见一宫女路过便上前询问:“魔君东方祭现在何处?”穿着殷红色服饰的宫女向朝歌欠欠身微微行礼答道:“魔君,外出了,现不在宫中。”

朝歌自语道:“不在宫中?”随即朝歌摆摆手让宫女离开,宫女微微的向朝歌又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朝歌呆呆的站在玄股宫中,正想着怎样才将信交给东方祭。这时清瞳便在朝歌身后叫到:“朝歌,你怎么来了?”

朝歌转身见是清瞳随即一喜道:“姥姥让我来送信的,诺。”随即给清瞳扬了扬手中的信。

清瞳有些无语的笑着说:“那你来的可不巧,今日父君不在。”

朝歌向清瞳走进把信放在清瞳手中狡黠的说:“不是还有你吗?你帮我把信交给魔君就好了呀。”接着朝歌又笑对清瞳说:“姥姥也有话让我交代与你。”

清瞳疑惑的看着朝歌,朝歌看了看四周示意让清瞳附耳过来。然后朝歌就对着清瞳悄悄的耳语几声。

清瞳听完后就对朝歌说:“还请你回去告诉姥姥,她交代的事,我一定会办好的。”

朝歌看着笑着清瞳道:“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清瞳向朝歌点了点头,然后朝歌就离开了。

清瞳见朝歌离去,便有些疑惑的盯着自己手中的信。

千落一路上拿着云锦扇翻来覆去反复看,却见眼前不远处墨离正踟躇在疏桐苑门口,千落见墨离准备离开,随即眼珠一转大声道:“上神怎么刚来就准备走呢?”

墨离听见千落的声音身子一颤平静了一下内心,然后才转身神色平静的对千落说道:“君主说笑了,我只是刚巧路过。”

千落摆出一副你就装吧的神情对墨离道:“哦,这样啊,那还真是巧。”说着千落就走向院前的石椅上坐了下去。

墨离见坐在石椅上的千落拂了拂石桌面上的梨花花瓣,觉得自己现在离去也不太好,就也随之坐了下去。

千落不说话就只是笑着盯着眼前的墨离,墨离虽然被千落盯的浑身不自在,但依旧保持神色平静。

时间反复在此时被静止了一般,随即千落就站起身向疏桐苑内走去,墨离也正准备起身离开,千落突然转身扬起云锦扇笑着对墨离问道:“上神,此扇真的只是一件法器?”

墨离看着千落手中的云锦扇有些疑惑,但依旧平静的道:“是......”

墨离还没说完就被千落打断道:“多谢上神再次告知。”然后便妩媚的看了一眼墨离,转身继续向院内走去。

墨离看着千落渐行渐远的背影,想着刚才千落看着自己眼神,便有些惊愕和诧异心想:“她是不是知道了。”

疏桐苑内,朝歌看着推门而进的心情上佳的千落,便笑嘻嘻的向千落问道:“姥姥,什么事让你这样开心?”

千落撇了撇傻笑的朝歌,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朝歌的额头说笑着说:“好事。”随即又对朝歌道:“信,你可送到了?”

朝歌看着千落点点头道:“姥姥,你让我转交清瞳的话,我传达到了,只是那东方祭今日没在,我便把信交与清瞳让他替姥姥转交。”

千落听到此处便有些发怒道:“什么?你并没有亲自将信转交与东方祭?”

朝歌见千落发怒,便跪了下去,唯唯诺诺的道:“我......我......我......”

千落生气的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朝歌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朝歌果真是自己太护着她了,但愿清瞳能将信交到东方祭手上。”

“唉”千落叹了一声气柔声对跪着哭泣的朝歌道:“算了,算了,这也怪我平时太护着你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朝歌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结结巴巴的应声道:“是了,姥姥。”

千落看着退出去的朝歌眼神顿时深邃了起来。

热门小说推荐:帝后之梦烙烟花〕〔武林蓝宝〕〔此生非她不可〕〔妖孽总裁撩妻狂〕〔曾经的我是个杀手〕〔文明曙光〕〔网游之血色之梦〕〔贰世〕〔文明争夺〕〔彼目花未名〕〔元境师〕〔恶狼扑食〕〔冰雪奇遇之上学传〕〔梦无界我的前世今生〕〔网游之神启之路〕〔赛尔号之穿越的神〕〔神魔演化〕〔异端进化〕〔三元法师〕〔我是女王张子颖〕〔幻想时空〕〔一世禅锋〕〔水中映〕〔隐婚100分重生之逆袭〕〔君临天下之乱世情〕〔骷髅奇兵〕〔金池诡录〕〔新白鬼〕〔大雪烈烈颜如殇〕〔重生之最好的样子〕〔数码宝贝无限地带中的玄幻〕〔天道养成记〕〔荒诞日记〕〔模拟都市〕〔末世之万界征兵师〕〔替天行道化天罚〕〔今天也要当反派〕〔飞刀仙传〕〔遇剑江湖之乱世劫〕〔exo万里〕〔我不想连庄〕〔涅槃重生之农家有妻初长成〕〔天地通〕〔冰山王爷不许笑〕〔尸世迷踪〕〔错落的星空〕〔玄蚂之星〕〔丽影侠踪〕〔该男主已捕获〕〔永不死亡〕〔宝贝前妻有我宠〕〔司命星君下凡了〕〔重生我是老师〕〔彩虹六号〕〔游荡的29年〕〔废物九小姐全能幻灵师〕〔罗城东西〕〔北城夜未央〕〔穿越之堕落成魔〕〔鲁西南灵异事件〕〔陌上少年寂笙歌〕〔光阴几何〕〔新的继承人〕〔伤爱之彼岸花开彼岸殇〕〔冰雪圣域〕〔穿回六二年〕〔exo之十二美男独宠我〕〔末世犬王〕〔神鬼界域〕〔伊布之命〕〔她只是个普通少女〕〔孤城一杯酒〕〔浮华烬〕〔奇幻洞府〕〔游离边缘〕〔异类战〕〔穿越之腹黑邪少爱上我〕〔从顶级开始修仙〕〔三千若水只娶一人〕〔仙太玄〕〔遇见顺顺〕〔穿梭在异世界〕〔快穿之苏炸天〕〔刘如意复仇记〕〔狐恋一世无果〕〔源来喜欢栀子花〕〔腹黑萌妻误入豪门〕〔剪灯新语〕〔浮图塔倾城〕〔昆仑记〕〔永恒之地的主宰战争〕〔王爷宠妃撩计多〕〔异能时代〕〔万灵弑仙录〕〔流浪人〕〔你不洁我仍然爱你〕〔未来世界你好〕〔墨临KK〕〔绝世宠妃邪帝太霸气〕〔密宝系之卧龙奇书〕〔台球小子〕〔塔之物语〕〔重生一哥〕〔三国刀皇〕〔牢死〕〔快穿之宿主太妖孽〕〔奶爸日志〕〔当个修仙驸马的魔〕〔江山非良人〕〔错过or路过〕〔降鬼师〕〔异世界的风云〕〔侍卫〕〔圣元法门〕〔重生之帝王剑豪〕〔一生失唯一〕〔剑问苍生志〕〔平和村〕〔奈何烟雾蒙蒙〕〔仙魔天归
最新入库小说:沧澜锁卿魂〕〔十年繁华依旧〕〔火影之宇智波曦月〕〔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穿越APP〕〔倾城落雪〕〔无忧城〕〔废土生存法则〕〔兽皮人的复仇〕〔EXO之花开半夏夜玫瑰〕〔白鹿归〕〔年年岁岁声声慢〕〔菲花之梦〕〔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花落的瞬间〕〔网游之均衡天地〕〔绝世倾宠阁主你瘦了〕〔未央月影〕〔未来神话〕〔起源方程式〕〔石连草〕〔苏苏营救计划〕〔眼中无泪心流泪〕〔清钰岸〕〔永寂山河〕〔妹妹是假少女〕〔人鱼公主你别跑〕〔利刃侠〕〔神之迷域〕〔末日狂帝〕〔洛克王国之征途〕〔巅峰枪王〕〔血夜黎明〕〔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凉凉的爱意〕〔我在海滨开了养生馆〕〔冰封炽热的世界〕〔无忧城〕〔盗龙陵〕〔娱乐圈之倾世妖娆〕〔霸道阴婚鬼夫榻上来〕〔大时代战事〕〔有主见的方润〕〔绯色断罪之人〕〔魔兽世界编年史〕〔推倒相公〕〔穿越APP〕〔苏苏营救计划〕〔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江山如画与君共赏〕〔网游之争王记〕〔灵律神界之悲城〕〔EXO之为爱起舞〕〔重生之不再遗憾〕〔香草布丁选项〕〔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年华独白〕〔十年繁华依旧〕〔一条狗引发的血案〕〔赛尔号之黑色森林血色彼岸〕〔苍茫末世〕〔春秋之恋红尘梦〕〔你曾是一生到不了的天堂〕〔香草布丁选项〕〔傲娇总裁宠萌妻〕〔利刃侠〕〔道士爷爷〕〔蔷薇刺〕〔菲花之梦〕〔清钰岸〕〔玩世不恭小妖姬〕〔末世兽都〕〔专属于她的爱恋〕〔江山如画与君共赏〕〔最强末日系统〕〔赛尔号之雪舞暗夜〕〔网游之均衡天地〕〔梅萼调〕〔网游第二天堂〕〔新夜半鬼叫门〕〔网游第二天堂〕〔神坑穿越瓦罗兰〕〔EX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绯色断罪之人〕〔利刃侠〕〔年华独白〕〔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利刃侠〕〔神之迷域〕〔起源方程式〕〔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爱〕〔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无忧城〕〔落花下分开过〕〔将恶人进行到底〕〔万界崇凰〕〔邪凤逆天:轻狂二小姐〕〔血液羁绊〕〔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盛宠毒妃五小姐〕〔戒不掉你的笑与酷〕〔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快乐星猫之十二星座身世〕〔星座守护之心〕〔蔷薇刺〕〔灵律神界之悲城〕〔吾家有树才安好〕〔风琴雨夜〕〔网游之均衡天地〕〔绯色断罪之人〕〔末世桐苓〕〔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诡异童话〕〔坏掉的流年〕〔重生逆转之你要宠我〕〔鲸鲨暗河〕〔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网游之均衡天地〕〔刻浊星逝〕〔坏掉的流年
温馨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bet官网365入口|365平台官方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